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伤
    游斗不失一个好办法。

     南北身法快,能够有效避开这锦衣中年汉子的攻击,还能利用对方人多的作为自己掩体,四处游走,出其不意就给这个汉子来一下。

     其他三人南北并不用顾忌,目前还伤不到他。

     这锦袍中年汉子真气外放还真的不能一直外放下去,南北这会游斗在这四人中间,开始变得游刃有余起来,身体所受的伤势也开始恢复。

     要不了多久,南北就开始生龙活虎一个,而且南北打斗经验不断上涨,形势对南北来说越来越有利。

     然而就在这时,一旁插不上手的阮狗子,却破开大爷大娘家的大门,冲了大爷大娘的家里,然后拔出腰刀,将室内战战兢兢的大爷大娘给压了出来。

     南北一愣,闪到一旁,愤怒看着这阮狗子,骂道:“阮狗子,你竟然敢如此妄为!”

     阮狗子也不说话,就是躲在大爷大娘后面,让南北投鼠忌器。

     这个锦袍中年汉子眼色一动,旁边一个汉子也上前,与阮狗子一人一把刀压在大爷大娘脖颈上!

     这个锦衣中年汉子也是一样卑鄙,南北实在想不通这为争斗为何连累局外人。

     南北就冲着这锦衣中年汉子说道:“兄台,咱们相斗,莫要殃及无辜可好!”

     “哈哈,无辜,你心真好!那你把法器短剑与储物袋抛过来,咱们一笔购销!”这锦衣中年汉子冷笑道。

     看着战战兢兢的大爷与大娘,南北真的做蜡了,一时间南北难以取舍。

     就在南北天人交战之际,就听大娘惨然道:“小哥儿,你走吧!安家你是斗不过的。”

     南北心一横,傲然对着这锦衣中年汉子说道:“短剑与储物袋给你,换大爷大娘的两条命,我们一笔勾销!”

     南北接下腰间储物袋,扔在地上,头也不回,踏着草鞋,清风吹拂着宽大的青衣,就这样扬长而去。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这个外乡小子真的如此做了。

     这中年锦衣汉子一阵惊讶,取过储物袋,拿出短剑,问阮狗子道:“这就是你说的那把短剑!”

     阮狗子乐颠颠跑过来,邀功说道:“就是这把短剑,我就知道这小子心软!”

     只见寒光一闪,阮狗子一声没吭,就人头落地。

     这锦衣中年汉子哈哈大笑:“果然是法器,杀人不见血!”

     接着,锦衣中年汉子面色一沉,说道:“都杀了,追上去灭口!”

     大娘尖叫一声:“安碚,你不得好死……”

     大爷大娘也倒在血泊之中,南北已经走远,他并不知道此地发生的一切。

     南北还在仰望夜空,见银光淡淡,心中十分惆怅。

     这时,脑海中那个天籁之音又响起来:“那些人追上来了!”

     这是补天之石毫无感情的的叙述!

     南北停下来了,等到这三人临近,南北冷冷道:“杀人灭口,你就不怕逃离后我报复!”

     “哈哈,你果然不笨,只有死人才是最好的人。”这锦衣中年汉子阴冷说道。

     南北一看,这阮狗子并没有跟来,随意问道:“阮狗子呢?”

     这锦衣中年汉子呵呵一笑,道:“给你的大爷大娘报仇了!”

     此时,如果南北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他就是傻子了!

     南北目訾欲裂,仰天长啸,喝道:“你为你们安家惹祸了!”

     南北暴起,如一头猎豹一样,飞跃起来,满腔的悔恨化作一拳,这锦衣中年汉子往旁边一跃,躲开南北充拳,心里还在诧异,这小子怎么越来越厉害。

     南北脚步一垫,人又跃起,拳头就与这锦衣中年汉子两个随从中一个汉子的脑袋碰上,“嘭”的一声,红的、白的、黑色,各色的血肉就爆裂开来。

     面无表情的南北落地后继续腾起,直冲另一名随从,这时,这锦衣中年汉子一掌推出,如浊浪排空就压向南北。

     南北没有避让,闷哼一声,但是他的拳头依旧击中那名随从的胸口,那名随从飞起,口中吐出血箭与内脏肉块,落地身亡。

     一个懒驴打滚,南北避开了锦衣汉子的追袭,已经受伤的南北开始采用刚刚采用的游斗策略,一边恢复伤势,一边躲避。

     这时,这个锦衣中年汉子如果逃走,南北肯定追不上。

     当然南北也不希望他逃走,虽然南北也没有希望战胜这个锦衣中年汉子。

     这个锦衣中年汉子也知道一时制不住南北,他倒是怕南北逃逸,一看南北还在与他纠缠,他大喜。

     从南北储物袋中取出那把短剑,嘿嘿一阵冷笑,对着南北说道:“你觉得你死在这把短剑之下,怎么样?”

     南北不说话,眼中只有一种怒色,有些呆滞。

     这时,这锦衣中年汉子真气一动灌入短剑中,短剑闪现一道锐利的光芒,接着,就在这锦衣中年汉子如同甩落烫手山芋一样,就要扔掉这柄短剑。

     他心中大骇,嘴中不由喊道:“这,这不是法器!”

     是的,南北这把短剑那是极品灵器,不是炼气士就能驱动的,而且瞬间就吸空锦衣中年汉子的真气。就如南北的真龙之骨一样,身在南北丹田,但是南北驱动一次,就让南北受了罪,而且大了去了。

     而这个时候,这个锦衣中年汉子为了一击毙命,他没有保留就灌入真气,想一剑宰杀南北,他的真气不被吸空那才是咄咄怪事呢?

     此时,南北无悲无喜,一个箭步,长拳冲击。

     这个锦衣中年汉子只能眼睁睁看着南北拳影子在面前放大,他惊呼道:“你敢杀我,我的祖宗是金丹道士!”

     南北拳势不停拳风不绝,“噗”的一声,这个锦衣禽兽的中年汉子就死在南北拳下。

     南北木然地从这锦衣汉子身上解下是他自己的储物袋,拾起自己的短剑。

     站立着,南北漠然四周看了一下,快步来到大爷大娘家。

     大爷大娘,身体已冷,眼还未闭上。

     南北十分悲哀,就在他们屋后寻了一块地,安葬了两位老人。

     看着两抔黄土,南北跪下,磕了三个头。

     回屋,南北将屋子里面的草鞋全部放进自己的储物袋子里,南北再次看了此地一眼。

     “金丹道士,我会来的。”愤懑的南北并没有在此地久留,他知道现在他还不是金丹道士的对手,强留此地没有任何意义。

     按道理,一个小镇,只要金丹道士愿意,那基本都在他的监视之下。

     不知为什么,南北杀人了,还滞留了一会,锦衣汉子的金丹祖宗并没有来。

     趁着夜色,南北就窜入茫茫丛林,一路向北,就准备往蒙城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