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风波再起
    大娘看都不看南北一眼,说道:“小哥儿,你不懂的。草鞋是谁穿的,做得再好也还是草鞋。做结实了,不坏谁还在去买呢?”

     这也是一种商人的智慧吗?

     南北哑口无言,回房!

     忽然,南北想起《书生意气决》上自己不久刚刚感悟的组建灵网的道理。

     “体为实,魄为虚;实为阳,虚为阴;阳贯经,阴走纬;阴阳互织,识组网,善。”

     识组网,善!我是否能够能够在自己的身体内也组建一张无漏灵网?

     人的人体比人的意识可小的不是一点两点,自己用身体组建灵网是不是容易得多。都是草鞋,我也没有必要组建一张硕大无比的大网呀?

     南北想到就做。一个时辰,南北的身体经络就开始成功组建一张灵网,这时,被《书生意气决》引入的紫蔼灵气就显得量大了,转化成的真气开始变多,这时南北的丹田就在南北识海中显露出来,南北可以观察丹田内的情况了。

     “哈,你竟然在这里!”

     南北乐了,原来那节根结林立的真龙之骨正悬浮在自己丹田中,至于怎么进去的,南北不知道。

     《书生意气决》上说,修士必须到金丹境界,丹田内液气结丹时,植入灵器或法器,就能孕育自己的法宝,可以随着自己的意念而动。

     南北看着自己丹田中的玉色的根结林立的真龙之骨,下意识用神识调动,撕拉一下,意念巨疼,南北就觉得自己浑身真气一空,真龙之骨出现在他的手上。

     南北此时才发现,这个调动实在太费力,而且这巨疼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的。看着这个就是一个打狗棒一样的真龙之骨又隐没自己丹田中,南北觉得必须等到自己真气足够多,神识再强一些的时候才能调用这个真龙之骨。

     南北此时才明白为什么修士用神识结灵网,这只有灵网足够大,才能够网络巨量紫蔼灵气,才能有更多真气。

     如果用身体组网,那简直九牛一毛,意义不大。

     此时,南北一看自己的意识组网,发现速度慢了下来。南北大惊,这样如何是好?

     自己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

     自己炼气期时间就无形中加长了!

     南北有些后悔,然而想解散这个体内灵网,却发现组建容易,解散难!

     南北气急!

     实际上,人的身体本身就是一个网络,一个循环系统,在体内结网不是想组建就组建的。

     道法自然,自然有两面,一阳一阴,相对共生,一长一消,相互转化。人体以气、力与精神为阳,血、体液与温度为阴,已经很完整了。

     人如何能在体内组建阴阳灵网呢?

     只有引气入体破体成士后的修士,他们修炼成出神识之后,以神识为阳,紫蔼灵气为阴,消化紫蔼灵气转化为阴阳一体的真气。

     在没有紫蔼灵气区域内,修士也不能修炼也就是这个道理。

     南北不懂,却意外在体内组建了一张灵网。至于南北能够出现这种不知是好是坏的奇迹,那是因为南北掌心的女娲娘娘的补天之石。

     这个幻化成神戒的补天之石,也诞生出灵智,喝了南北的血,已经与南北同生共死,两个个体也是一阴一阳,正好符合阴阳相对共生相互转化的要求。

     本来,这个补天之石那是天生地养的生命体,被动吸收天地能量,只有岁月才能让他变化。他的目标只追求长生,不追求武力强大,实际上他也追求不了,因为他自己不会修炼。

     没有攻击力的生命那就是弱者,他也不想,否则怎么会被动吸了一口南北的血呢?他完全可以找一只乌龟或王八的血喝,那寿命肯定比地球上南北寿命长得多。

     就是他灭了那条蛟龙,那也是因为被吸入体内,他才能力有吸干这条蛟龙。否则,蛟龙咬死南北,那他也去了。

     补天之石想改变自己,但是他没有门路,所以对南北也不理不睬,因为他帮不上忙。

     现在不同了,现在南北误打误撞在身体内组网,他顺势就完成了与南北身体一部分,它可以如同寄生物一样。

     现在虽然南北体内灵网不大,但是足够他修炼了。而且在很多方面,他比人类修士出色。

     这时,南北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天籁之音。

     “南北,屋外来了四个修士,其中一个等级高过你四五层的,快逃!”

     南北一惊,然后又眉开眼笑,他知道所谓的女娲娘娘的补天之石又开始说话了。

     但是无论南北怎么说话,这个石头就是没有反应,就在南北失望之际,脑海中又出现了那个天籁之音。

     “你用神识与我沟通,快逃!”

     南北神识一闪,就见到戒指内有一个身体与器官长短大小比例无不符合黄金比例,如同中国大师的水墨画一样的水晶小人儿存在。

     南北奇异用神识话音传给他道:“你就是女娲娘娘的补天之石?”

     这个水晶小人儿焦急说道:“当然!你现在还是对付室外那四个人吧,让你逃,你还在磨蹭!”

     “逃跑,那不连累了大爷大娘吗?”南北解释道。

     “这个与你有什么关系,这比得你的生命还重要?”补天神石不解。

     补天神石没有感情只有本能意识思维。

     南北没有理睬神石,就从窗户一跃而出。

     来者不善!南北有点不安,这个阶段野兽杀了不少,但是他从来杀过人。

     月光清冷,夜风阵阵,一人打头,三人在后并排,四人大步流星而至,这大摇大摆的样子根本不像来害人性命的。

     不过南北看清打头的是阮狗子,南北就不淡定了。

     就在南北面如寒霜,冷冷看着这四个人之际,一位身着锦袍的,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笑着打招呼道:“哈哈,这位炼气士小友好呀!仙乡何方?师承何人呀?”

     “惹人清梦,你说我能好到哪里去!”知道事情大条的南北,根本不愿意与他虚与委蛇,连名字都没有问。

     “年轻气盛,快人快语!好!不过你来到我的牛家镇,哪怕你就是条龙,那也给我盘起来。”这锦袍汉子两眼望天,盛气凌人道。

     南北强按着心头无名怒火,十分不悦地说道:“我路过此地,歇脚几日,我们之间无冤无仇,你夜来此地何为?”

     “来到牛家镇,喝此地水,吸纳此地紫蔼灵气,你问过我没有?”这锦袍汉子戏谑看着南北道。

     南北大惊失色,这比破落户阮狗子敲诈勒索找到的蹩脚理由还蹩脚,这个锦袍中年汉子简直就是明火执仗,予取予夺。

     南北实在无语,心道:“你不找这些理由可好!”

     场面一时有些静寂。

     这锦袍汉子皮笑肉不笑道:“好了,直说吧。听说你有一把法器短剑,还有储物袋,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