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我选择情愿
    南北终于明白了自己错在哪里了!

     当初他为了震慑阮狗子,亮出了短剑,划断了阮狗子的腰刀,这是财露白了。

     南北也是心软,没有杀死阮狗子,南北认为阮狗子罪不至死。

     然而此时,这锦袍中年汉子一句“舍了吧”宛如晴天霹雳一样在南北心头炸起。

     “孩子,以后修炼道途,心要狠,手要辣,做事一定要斩草除根,不要婆婆妈妈不像男子汉……”,这是师娘分别时的话,南北终于在残酷现实面前记起来了。

     可是,南北还是不能接受,如果是阮狗子这个破落户无理取闹,讹诈别人,还有由头,毕竟阮狗子就是泼皮无赖!

     但是这锦袍中年汉子,应该是牛家镇的一番豪强,尽然也做这种泼皮无赖行径,实在令人不耻!

     南北摇摇头,脸色冷冷道:“为了些许外物,你就如此咄咄逼人!”

     这锦袍中年汉子依旧皮笑肉不笑道:“些许外物,你们这些有这强大师承的人可以不在乎,但我们乡下人不同。既然你也说了些许外物,舍了又何妨呢?”

     舍了又何妨,南北舍了短剑与储物袋,南北还能够安然而去吗?

     南北不是三岁小孩,他冷冷说道:“如果我说不呢?”

     “我还是以德服人的,没有人不珍惜自己生命的!”这锦袍中年汉子脸色不变说道。

     “生命是可贵的,但是与我的情愿相比,我选择情愿!”南北不再多话,牵一牵青衣长袍,低头看看自己的草鞋,南北就准备着《正气赋流形》功法口诀。

     看到南北如此冥顽不灵,这锦袍中年汉子说:“即使你有强大的师承,但是在牛集镇,你能奈我如何。上!”

     这锦袍中年汉子说完话,并没有出手,而是一旁戏谑地看着看着。

     阮狗子伙同另外两人成品子状就扑了过来。

     南北脚步一动,如风吹柳絮一般就一晃,《正气赋流形》的步法显示出威力来,指东打西,霎那,围拢过来的三人就飞了出去。

     南北还是没有下死手,虽然师娘的话,如在耳旁,但南北觉得杀人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这锦袍汉子一看这三人不是对手,好像也没有试出什么底细来,因为南北的短剑都没有使出来。

     他只好亲自动手。

     这锦衣中年汉子不愧为高阶炼气士,步履稳定,拳法勇猛,力道强劲,武技应用地相当的纯熟。南北就与这锦衣中年汉子纠缠一起,就一时落于下风。

     劈哩啪啦的一阵好斗!

     渐渐地,南北开始扭转颓势。

     南北修炼《正气赋流形》时日尚短,第一层的功法武技并没有领悟。

     往日的行猎,只是让南北熟悉功法招式,并不能让南北进步多少。

     现在锦袍大汉的逼迫,南北开始认真对打起来。

     随着《正气赋流形》功法口诀的熟悉,南北深深就进入了《正气赋流形》的世界。

     这不是同门师兄弟相互之间喂招,相互切磋,而是真刀真枪的厮杀,南北真的是傻大胆。

     南北此时有依仗吗?

     没有,南北不过听到补天之石说对方是高阶炼气士而已。

     实际上,南北不以为然,都是同一个境界,差距能够相差到那里出去呢?

     一厮杀起来,南北竟然忘记了身处险境。

     但随着南北对《正气赋流形》的领悟,他的拳头,腿法带起的力量就不是开始那种处于下风的状态了。虽然做不到真气外放,但是拳猛腿重。

     身旁寒光一闪,这是腰刀!

     南北拳头写意的一击,正中刀身,刀光一散,腰刀划出一道寒光,就噗的一声,腰刀插入一棵大树树干上,颤动不已……

     大树也一阵乱颤,树叶嗖嗖而下……

     此时,南北依然沉浸在《正气赋流形》的功法武技领悟之中。

     《正气赋流形》第一层就是调动身体中蕴涵的力量,将这些力量集中起来,拳可碎石,脚可断树。

     锦衣中年汉子大骇,这小子怎么越打越厉害了。

     他就在琢磨,是否用真气一击!

     因为炼气期有九层,其中前一二三层,那只是化紫蔼灵气为修士体内真气,真气本身还不能外放。这时,这些真气只能提高修士身体的战斗力,对于修士挥出一拳的力道起到增幅作用,或者在对抗击打时卸力。

     但是,炼气士到了炼气期四五六层,这时被压缩的真气,就可以外放,就能化作外力杀人了。而且这个外放的真气攻击之力,物色无形,普通人等发现外放真气临身的时候,那时已经人头落地了。

     但是,高阶的炼气士的真气也不是无穷无尽的,那是有数量限制的,等级越高,可以外放真气次数越多,招式威力越大,一次外放的真气就越多。

     修士外放的真气那是需要修炼或者吃大量蕴涵紫蔼灵气生物才能补回来的,一当真气耗尽,修士就成了普通的人,或者比普通人稍强一些。

     这锦袍中年汉子心中踌躇,他没有摸清南北底细,只是听阮狗子说南北刚入炼气士。从目前情况来看,这个小子的确才是刚入炼气士,武技功法还不纯熟。

     最为让他接受不来了的就是,这小子竟然把他们当作练招对象!

     南北此时并没有这个想法,只是在厮杀中间,心神沉浸《正气赋流形》的武技功法世界领悟之中了而已。

     这锦袍中年大汉往旁边一跳,堪堪避开南北的劈腿,他又急退两步,身体一立,右手划了一个半圆,往前一推。

     南北就觉察一股巨大力量袭来,然后南北就如一个破败的石头,被飞起,然后轰的一下,在地面上砸了一个坑。

     这是真气外放!

     被打断了对《正气赋流形》领悟的南北,心中一凛,此时明白了修士等级之间的差距。

     低阶炼气士武技攻击那是舞刀弄棒,高阶炼气士攻击那就是机枪大炮,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外放的真气,不仅伤体,而且伤脏,甚至伤神。

     好在南北的引气入体破体成士的过程与众不同,不经骨骼经络坚韧,五脏六腑与精神被大劫锤炼得无比强大。

     这个锦袍中年汉子真气外放还不能一招毙命。

     受伤了南北,南北一跃而起,避开这锦袍大汉的第二次攻击,被外放的真气击中的大树,拔地而起,泥土翻飞,石块四溅。

     这高阶炼气士外放真气威力还是南北一时不能抵抗的,南北只好游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