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投名状
    南北这句“为什么”的声音很大,山林中都好像有些回声。

     黑衣大汉山虎停住了,扭过头,两眼看着南北,静静地说道:“这是投名状!”

     投名状……

     如同晴天霹雳,南北就被山虎的话惊得一哆嗦!

     南北愕然!

     山虎杀了安岚,目的竟然为了与自己合伙,这也太有戏剧性了吧!

     难道这是水泊梁山?

     这里必有缘由!

     此地,南北了解很少,但是安家一伙明火执仗,大义凌然地杀人取财,已经不让南北对大荒星人类的人文抱有希望了。

     大荒星上,兽类吃人,人类也吃人,而且人类吃人不仅不吐骨头,而且渣子都不留的。

     安家这一伙人根本就不是见利忘义,他们根本就没有“义”这一说。

     惊愕的南北突然灵光一闪,明白了。

     大荒星,这个星球上人类文明绝对比地球上要起源得早。但是人类不是主导,修真文明的兴起,强调个人武力强大,实力弱小的投靠实力强的就是为了生存下去。

     但是,别人的投靠,占山为王,南北从来都没有动过这个念头。

     虽然在客观上,南北真的需要这样一个土著,但是主观上,南北还是接受不了。

     这不是南北有洁癖,而是南北担心自己实力,主弱仆强的悲哀故事南北在地球上听得多了。如果山虎探明自己底细,那就是明白的强枝弱干,说不定哪一天南北就步入安岚后尘……那南北就悲哀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这个山虎主动投靠,南北就觉得大有必要,不说狐假虎威,而是了解大荒星的地理人情,现在南北就觉得自己现在是盲人摸象。

     一时间,收,还是不收这个山虎的决定,就在南北脑子里天人交战,南北也委实一时决定不下。

     南北实在不好意思再盛气凌人,对回来山虎说道:“山虎,咱们分一分战利品!”

     黑衣的山虎一愣,那红脸虬髯面部表情很丰富:“这个,这都是你的。”

     南北一窒,心里骂道: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含义呢?战利品一份,咱们各走各的道。

     实际上,这个战利品,南北也不想放弃,他还想从这里面找点对于他有用的东西呢!而且,哪怕南北不要这些战利品,净身而走,山虎就敢于心安理得拿走战利品。估计他也怕南北报复。

     如果南北拿走全部战利品,那就意味着必须接受山虎投靠,这个可是投名状!

     如果不接受山虎投靠,却拿走全部战利品,那就是抢劫,那也就意味着自己要与山虎一战,决一雌雄。

     如果均分战利品,那就没有问题了,各得其所。

     这就是合作、分享和瓜分战利品。

     就在南北准备明说分手时,忽然,石头提醒道:“大量的妖兽来了。”

     南北就把法器长刀一踢,说道:“山虎接着!”接着,储物袋也被南北一脚踢给他,南北说道:“妖兽群来了,快逃!”

     南北只把那个灵器就收入戒指空间,这个东西实在太实用了,给了别人,那就是给自己找麻烦,瞬发的外发真气竟然不能破防。

     南北耳中就听到石头淡淡地说道:“这上面还有神识印记!”

     此时南北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的神识中传来一阵急促地沙沙声,就如潮汐涌动爆发的声音一样,而且这阵声音越来越大。

     山虎一愣,他都快筑基了,但是还是没有感觉到。南北竟然提前发现,他发现自己是明智的。

     南北带头就往山腰一侧冲过去,山上冲下密密麻麻的兽类,其中夹杂着各类妖兽,山虎现在能够驾驭法器飞行,但是他没有独自逃生,而是紧紧跟着南北。

     就在南北面前突然窜来一头如花豹子一样的妖兽,一跃就欲伤人。

     南北瞬发一个风刃,这头花豹子也十分聪明,它妖兽腾空而起避开南北的真气外发。

     这时,南北身后的山虎,法器长刀一举,他一个加速,整个人却从腾空的花豹子肚皮底下冲了过去。

     撕拉一声,这头花豹肚子就被法器长刀破开,这头花包子模样的妖兽吼叫一声,顿时气绝身亡。

     南北惊愕不已,但是他的动作不慢,就将这头花豹丢尽戒指空间。

     妖丹对于南北来说,那是极其重要的物件。

     南北发现这两人配合斩杀妖兽,的确比自己一个人好像的确好很多。

     “山虎,你在前面带路,我断后!”也是石头发现兽群较早,南北与山虎两人一前一后冲杀出来,十分默契。

     但是兽潮的涌动,就是一个筑基修士都不能力抗,南北与山虎站在远处一个山坡上,看见一个长发飘逸的中年汉子从兽群中飞起,却被空中鹰隼的大鸟一爪子抓爆头颅,鲜血四溅,尸首就被下面走兽分而食之。

     南北与山虎面面相觑,十分庆幸他们能够早一步脱离这兽群。

     看着兽群过去,此地终于安静下来,现在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了,惊魂未定的山虎就抬头问南北:“主家,怎么称呼?”

     这一路上,两人配合默契,山虎还不知道南北的名字。

     南北也是此时才记起的确没有告诉山虎自己情况:“我叫南北,是来此地游学的。主家,我担待不起。”

     “嘿嘿,我相信自己判断,你值得我去追随!”山虎裂开大嘴笑道。

     “哈哈!”南北笑道,接着整整脸色说道:“山虎,你的境界比我高,马上就要筑基了,追随我,你还不如等筑基后自由自在在这片天地中过活。”

     红面虬髯的黑衣的山虎,憨厚的脸上露出种种无奈道:“自由自在,自由是什么东西?我先要活下去才行!”

     看着山虎正绞着大手,那模样十分认真,没有丝毫作伪的样子,南北再一次怔住了。

     山虎这样毫不掩饰地将这个“活下去”说出来,这个震撼不亚于在南北耳边炸了一颗炸弹。

     南北终于深深见到了修真文明世界的残酷性一面。

     南北这时不由自主地就想到爱情、生命,与自由孰轻孰重的那一首诗了。

     可是,南北想想,还是把到嘴边的那首诗给吞了下去。

     在山虎面前说这个“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那岂不是对牛弹琴,要不那就是南北脑子里进水了。

     猛然,南北就问道:“山虎,你现在脱离了安家,马上都是筑基道人了,怎么可能活不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