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给你
    自从南北修炼《书生意气决》功法心决和《正气赋流形》功法武技后,南北就了解到,修士之间比拼,或者修士与妖兽,大妖战斗时,凭借的就不是肉体的力量了,而是真气。

     低阶修士比斗,就是炼气士三阶一下的修士比斗那还是拳打脚踢,只不过拳法腿法等武技中蕴含着真气,力量强于那些野兽也更低阶修士。但是炼气士一过三阶,拳打脚踢肉体搏斗就不在那么重要了。

     这时的修士依靠的就是外放的真气,化为拳头、利刃等与对手比拼。

     妖兽也能做到妖丹内妖气外放,只不过不会驱使法器、灵器等罢了。修士就是可以依靠真气驱动法器、灵器、法宝和一些能够传导真气的武器战斗了。

     其实在这时,凡铁打造的兵器并不适合能够释放真气的修士之间的战斗。

     但是法器不容易炼制。法器不仅需要炼制材料具有传导性,而且越好的材料炼制的法器等级越高。那些优质,具有灵性的材料,如紫钨之精一类的才可以炼制成灵器。

     当然,不管法器与灵器等级与炼制的炼器师水平有关,好的炼器师同样的材料炼制出来的法器与灵器等阶也不同。

     南北师傅南书生一气呵成的短剑,这个实在是南书生个人修炼等级太高,炼器实在是杀鸡用牛刀!

     此时的南北,正按照《正气赋流形》功法武技,开始用小灵网施放了一个个小风刃,斩像洞口作掩体的巨石。

     这一个个风刃就在这个坚硬的巨石上面形成一道道划痕。然后,南北神识一动,大灵网一抖,一个巨大的风团出现,就撞向洞口的巨石。

     被南北当作掩体的巨石如同被一个炸弹炸开,轰的一声,四分五裂开来,石块四溅。

     南北暗自大喜,绝杀技试验成功,就在这时,就听到洞外不远地方,一个男声尖锐地呼喝道:“是谁?竟然敢偷袭本少爷!”

     这时眉开眼笑的南北,缓步走出山洞,抱拳向山腰上三个人行礼道:“不好意思,在下一时兴起,击碎山石,误击了朋友,我在这里说声对不起了。”

     就见这个锦衣年轻人喝道:“谁是你的朋友,我安岚那是那么好惹的。”

     “安岚,不会是牛家镇的吧!”南北思忖道。

     这时这个青少年旁边一个大汉低声说了一句:“估计炼气士中阶,应该是哪个小帮派的出来历练的。”

     南北神识易于常人,能够清晰听到这位大汉的话。

     这个锦衣青年,嘴巴一撇,说道:“那个,谁,对了,把你的储物袋打开给我看看,我挑选一样作为补偿。”

     “你是牛家镇安家的公子?”南北装作小心翼翼地问道。

     “咦,你竟然知道我们牛家镇安家,很好!这次真的只要你储物袋中一件或者几件我看上眼的东西,你的命算保下来了。”这个锦衣青年得意说道。

     “知道,知道!安少爷英武不凡,安家祖宗也是金丹道士!厉害,厉害!”南北依然陪着小心说着。

     “哈哈,那是我祖爷爷,其实我祖爷爷不是最厉害的,我们安家在佣兵盟还有一位元婴修士,那才是我们安家靠山。小子,我越来越喜欢你了,看你也是炼气士中阶了,也不容易,跟我后面做个随从吧!看你顺眼才收的你,你看我身边的都是炼气士高阶的修士。”锦衣青年乐呵呵,目中无人地说道。

     南北这个气呀,心中骂道:“看我顺眼,才收我做随从。”

     南北拱拱手,微笑说道:“安少爷,你怎么不和你爷爷一道呢?这阶段此地妖兽修士众多呀!”

     “没事,我有与我族爷爷的通讯珠,只要千里范围内我都能通知到我祖爷爷。小子,走吧,听说那边有人发现了一片紫星灵草,我们也去碰碰运气。把你的储物袋给我!”这锦衣青年仰头朝天说道。

     南北假装去解下储物袋,靠近这个锦衣青年几步,说道:“我最恨就是牛家镇的姓安的。”

     话音未落,南北的三道风刃就刷刷向这锦衣青年和在一旁的两个壮汉斩去,就在安岚一愣神的时候,慌忙阻挡时,南北的三道风刃再次出现。

     这锦衣少年与两位随从实在没有料到还有炼气士能够连发风刃的。

     一时大意,这两个高阶大汉就被捂着喉咙,倒地不起。

     但是这锦衣青年勃颈上一道光环亮起,击碎南北的风刃。

     南北刷刷刷,十几道风刃如同不要钱一样的向这个锦衣少年斩去。这位锦衣青年不断后退,开始安岚的脖颈光环还能支撑,渐渐的光环开始减弱,但是还在支撑着。

     南北再次发出一枚风刃,他的体内真气也不多了。迈步一跃,手中短剑往前一递,扎向这位锦衣青年心脏。

     安岚手中一把法器大刀凸现,噗的一声,就低挡住南北的短剑。虽然南北的短剑是极品灵器,但是南北可不敢随意注入真气。

     极品灵器的可蕴藏的真气那就是一个无底洞,南北此时真气根本不够注入的。短剑依然被南北当作普通利刃在使用。

     安岚呵呵冷笑:“小子,你的真气差不多了吧,境界不够是你的死穴,现在该看小爷我的反击了!”

     南北正琢磨是否来一个一击毙命,南北也知晓这个安岚其实也是强弩之末了,但是对手的脖颈的光亮实在不凡,南北没有把握一击必杀这个安岚。

     就在南北与安岚坚持不下的时候,先前倒在地上的一位黑衣壮汉,突然跃起,寒光一闪,腰刀直接斩向这锦衣腰间。

     这一下真的太快了,没有真气灌入,凭借的就是强大肉体力量,疾如流星快如闪电就斩向这位锦衣青年安岚。

     这安岚临死都不明白,身后随从怎么会突袭自己,他的传讯珠还没有发出信息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

     南北木然着脸,怔怔看着这位黑衣大汉解下这个锦衣少年的储物袋,和他勃颈上的一个项圈,并且在安岚的周身摸捏了一边,好似这锦衣青年身体内也藏着什么东西。

     最后,这位大汉又剥下他的同伴的随身包裹。

     这黑衣大汉直立起来,看着南北手持短剑一直不言不语,就是盯着他。

     他憨厚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接着,他将这安岚的两截尸首和另外一位大汉的尸首踢进山洞,用一块大石头封上。

     黑衣大汉没有靠近南北,也许他怕引起南北误会,他将储物袋和那柄法器大刀往南北不远处一丢,然后他人退出老远。

     黑衣大汉有点不舍地说道:“给你!”